雜文寫作
  • 歡迎在此發表各類型文字創作。
  • 為防止 Spambot ,新增畫像認證機制,發文前請輸入 4 文字的小寫英文驗證碼。

    名前    メール   画像認証
    題名  リロード
    URL:(請勿填寫此欄) 本文 
  • 検索 | 独自タグがつかえます 

    1 :機車不小心擦撞的對象是前蘇聯軍官怎麼辦?(1)  2 :我在浴室遇到撒旦折斷我的雙腳(1)  3 :FATE / Phineas and Ferb 世界聖杯大戰(6)  4 :百花病狂(5)  5 :網路情迷(1)  6 :虛擬與真實(1)  7 :男男女女(1)  8 :龍望(3)  9 :神兵憶事(2)  10 :刺客列傳改寫(1)  11 :徐鵬和苗予翎(1)  12 :不再魔王(70)  13 :機戰武林(3)  14 :異世界、主角裝弱而且很木頭、女主角是很傲嬌的雙馬尾、其實魔王是主角的親生父親(1)  15 :夢-連接過去與未來的時空甬道(1)  16 :虎父無犬子(1)  17 :關於寫作(3)  18 :撿鮪魚回家的旗魚(5)  19 :我不知道。(2)  20 :廢宅保全異聞錄(5)  21 :甜心貓少女(16)  22 :俏麗魔法使(18)  23 :並非幻想II:王不成殺(52)  24 :sick sadism stupid online(9)  25 :我與鳥頭蘿的同居生活(5)  26 :奇幻世界的百花撩亂大冒險(15)  27 :邊境的人們 ~辺境にて、人々~(7)  28 :Rehabilitation_序(2)  29 :大公職時代一(11)  30 :掃洛陽(1)  31 :X(1)  32 :【 漢壽亭侯贊 】(3)  33 :守望者部隊(4)  34 :隨機(7)  35 :天譴城(24)  36 :宗師(28)  37 :拳鬥少女(1)  38 :蛇髮妖(重寫版)(26)  39 :第一次抽菸、吧(1)  40 :迷失自我的一封信(1) 
    次のページ>>   討論串一覧

    #1 2017/04/09(Sun) 04:18 ID:kxYdYJes [ 我不抽菸是處男還一輩子單身 ] Res 1
     1: 機車不小心擦撞的對象是前蘇聯軍官怎麼辦?

      三個台灣的大學生吃完飯之後騎車回家,其中一個不小心擦撞到一台汽車,他覺得沒甚麼事情,因為他的機車也沒受到太大的損傷……但如果,他撞錯人了。

      第二世界。

      曾經奧匈帝國的首都布達佩斯,變為蘇聯統治下的「匈牙利共和國」的一部分,都城的氛圍已然不見強權時代那股獨領風騷的傲氣,絲綢變為麻料。人民既悲觀又奴性,但黑白電影般的濃烈慘澹的氛圍經時光荏苒的漂洗下已經變成了過去與美好——那處散著霉味的酒館與粗糙爛粟釀成的伏特加,暗巷裡妓女臉上勾魄的雙眼以及使人卻步的疤,挨家挨戶收賄的士官,獐頭鼠目的將盧布遞納給士官的資本主義信徒,那些遊走在蘇聯的灰色,讓人知道鐵幕內不是一片黑暗,只是它的白與黑,很獨特,培養了獨特的惡人。

      「你擦撞錯車了,小鬼。」

      褐灰摻雜的髮鬢梳理成一副相對有序的油頭,絲質黑西裝,紅領帶還有油腔滑舌的俄羅斯口音——刀疤尼可萊在他致富後決定環遊世界的第4站台灣裡發生了一件小意外,他當天換的第四台跑車BMW被一輛白色的摩托車給撞出了一點刮痕,為此他感到很苦惱,身為前蘇聯少校的他習慣了周圍的人對法律與對他的絕對服從,而非一輛肇事逃逸的機車。

      隨他來台灣的大陣仗裡包含了能夠通過機場安檢的以及常理上而言不能通過的,有上一站的輕井澤,上一站的麻倉優以及上上一站抽剩的三隻雪茄;不能通過的像是,對準機車輪軸的反器材狙擊步槍,以及供前KGB特工瞄準空間與視野的直升機。

      「3、2、1,開火。」

      「擊中確認,擊中確認,獵人,抓住白兔子。」

      輪軸硬生被擊碎後那輛機車馬上失去了平衡,駕駛飛往小徑旁的稻田裡,自一旁的草叢又馬上竄出三個方才毫無氣息的特工進行壓制。受了重傷,手又被往後反制住,倒在地上的那位身材並不算壯碩,毫無反抗能力的被痛覺維持著恍兮惚兮的意識。

      BMW的引擎聲很快的在後方傳來。



      「你擦撞錯車了,小鬼。」

      刀疤尼可萊蹲在地上,對那個看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說,刀疤尼可萊深邃的五官以及左眼窩至下巴處納到明晰可見的疤痕,他的絲質西裝以及那條紅色的領帶,甚至是可笑的俄式英文,這時都是讓人畏懼十分的——然而在尼可萊看見了安全帽底下的臉孔之後他愜意而得意的臉產生了變化,他自己這時的表情便是他應予人的情緒,恐懼。

      蘇聯入侵阿富汗時期,那時作為指揮系統一員的波里斯,看過這張臉孔……這是訓練聖戰者進行吉哈德的特工之一,暗殺行動的對象,代號「黃色夜魔」的亞裔男子。

      「夜魔!」(Баба-яга!)

      「哈哈,抓到你了,尼可萊!」

      沒想到這名男子是美國創造出來的不死人計畫裡2000名實驗品當中唯一成功的一個,首先在阿富汗戰爭中大放異彩,自此後卻未免曝露而一直變換身分,執行的黑色行動也屬於機密中的機密,因此多半是非法的髒活,甚者長遠如下,1991蘇聯解體後,CIA主導的報復性掃蕩活動,資本之劍行動,已經暗地裡殺掉了134位前蘇聯的軍官。

      刀疤尼可萊,本名波里斯‧尼可拉夫斯基,前蘇聯少將,在蘇聯解體前透過私吞了位於匈牙利共和國的軍火庫獲得了近數十萬把的AK-47以及幾萬箱的7.62mm華約子彈,將之在黑市竄流,令他在國家由一個體系轉往另一個體系的陣痛當中憂慮全無的致富,恐怕連2005被逮捕的槍擊要犯手裡的重火力,都進口自尼可萊的倉庫裡,成為俄國富豪的尼可萊本該可以用黑金安享晚年,直至資本之劍指向他。

      「資本萬歲!」

      那名大學生很快的掙脫了束縛,使用行為經濟學的課本砸死三名特工,並操起國富論阻擋了反器材步槍的子彈,最後用亞當斯密的7:1公仔擊落了直升機——一切發生在三秒之內。

      「怎,怎麼可能!」

      尼可萊這下連逃走的時間都沒有了,大學生從皮夾裡掏出了十美元的紙鈔。

      「資本斬!」

      漢密爾頓的臉砍進尼可萊吸滿油水的腹膛裡,斬斷了共產主義的罪惡。

      「可惡啊———!」

      尼可萊的哀號響徹雲霄,一代梟雄終將殞落。

      只要你有替美國執行黑色行動約30年以上的經驗,應該就不用怕擦撞到的對象是前蘇聯軍官了。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2 2017/04/08(Sat) 01:31 ID:xvZbsTOg [ 我不抽菸是處男還一輩子單身 ] Res 1
     1: 我在浴室遇到撒旦折斷我的雙腳

     一例一休導致撒旦被迫放一天假,剛好我家還蠻大的,讓祂出現在我的浴室裡,該死,我想逃走時雙腳卻被祂折斷了。
      我可以選擇最懦夫的行為,即是與撒旦進行交易,代價是死後的安寧將被永遠奪去,或是,我可以選擇與祂對抗。我記得那時我的腳被撒旦折斷的時候,祂笑的可猖狂了,心底想我若是不想全裸死在浴室一定得與祂妥協,但祂錯了,我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
      「小子,怎麼樣,只要乞求一次,我就把你的腳恢復原狀。」
      「閉嘴,魔鬼,我不會屈服的!」
      祂的眼神甚至帶著一股悲憫,因為我的樣子看起來十足像裝腔作勢,畢竟斷了腳的凡人要怎麼對抗聖經中最為邪惡的神祇呢?
      我在我腦中高速的演算,括約肌要以甚麼樣的力道與角度進行調整才能進行特攻,祂貌似看出了我臀部蜷曲怪異的移動,馬上又用軟木塞塞住了我的肛門,遏止我使用大便畫出十字架的舉動。
      「該死!啊啊啊——」
      大便逆流回直腸的劇痛讓我痛苦的嚎叫,祂的笑容也越見猙獰,但不行,所有求道者與殉道者的心中,都有神……
      「小子,真有你的,看來我只能強制讓你跟我結下契約了。」
      「……」
      什,什麼,祂這個惡魔居然還有這種能力嗎?事先未能調查清楚的我現在陷入了絕對的劣勢,方才的劇痛已經讓我全身痙攣動彈不得了,祂把軟木塞旋開來……逆流回去的便意這下又像被用力搖晃過的碳酸飲料依樣迸發了出來。
      「接下來只要把你的大便畫成逆十字,契約就訂下了,呵呵呵,小子,你還太天真了。」
      「可,可惡,我不能敗在這種地方……」
      沒錯,我的信仰,豈能輸在這裡呢!我在心中默念主耶穌之名,然而這卻不能阻止撒旦玩弄我的大便啊!該死,難道我要屈服在這裡了嘛……不過話說越是深層絕望的一瞬,便越是最為信仰虔篤之時,在我最後一次默念主耶穌之名時,奇蹟,發生了。
      「唔啊啊!是大便耶穌!」
      「沒錯,撒旦老兄,你完蛋了寶貝!大便聖光!」
      「可惡啊---!」
      在地上的逆十字只要自我的方向看過去,便是正十字了啊!沒想到主耶穌的智慧在這時才展現,一盞咖啡色的神光將那只惡魔帶走,並把我的腳恢復成原狀。
      「我的信徒,汝要注意,以後不可以召喚出這麼邪惡的東西了,不過,這次,我赦免你的罪。」
      耶穌的話語在祂隨勝光消失前傳到我的耳裡,我不禁潸然淚下……因為祂沒把浴室裡的大便帶走。
      不過只要人的信仰力夠強,一定能對抗撒旦的。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3 2017/03/29(Wed) 23:51 ID:b42pl4Rs [ 名無しさん ] Res 6
     1: FATE / Phineas and Ferb 世界聖杯大戰

    ~第一章 歡迎您回到不列顛,親愛的騎士王~

    在這個暑假,福林一家五口都來到了機場,福林夫婦向姊弟三人商量行程。

    「聽著孩子們,飛哥、小佛要跟爸爸到英國探望爺爺奶奶,而凱蒂斯要跟我到法國參觀博物館,所以我們現在要分開行動了。」媽媽琳達對孩子們說。

    「飛哥小佛,你們的爺爺奶奶已經先打電話通知我了,他們說會帶你們看亞瑟王本尊呦!」爸爸勞倫斯說道。

    「聽見了小佛,我們可以看到鼎鼎大名的不列顛之王噎!」飛哥對小佛說。

    「聽著飛哥小佛,要是出國的期間發生什麼怪事,你們就要倒大楣啦!」凱蒂斯生氣的說。

    「好了凱蒂斯,我們還要去趕法國的飛機呢!祝你們父子三人在英國玩得愉快!」琳達對凱蒂斯說完話後,一家五口告別後分成兩組搭上飛機去了。

    父子三人搭上前往英國的飛機時,行李艙裡的鴨嘴獸泰瑞的對講機突然響了。

    「早安,特務P。我們那裏接到人理保障機關迦爾帝亞通知,要我們打聽世界各地聖杯的下落。聖杯的歷史會由卡爾負責解釋。」莫來管說完後,卡爾拿出電視機撥放聖杯的歷史。

    「是的,我目前找到的資料只有這些,過去魔術師為了爭奪能實現任何願望的聖杯,用觸媒召喚曾君臨天下的英靈們幫他們爭奪聖杯,這就是所謂的『聖杯戰爭』。」卡爾把電視關掉,莫來管又現身說法。

    「根據現報,目前大聖杯正在不知名的地方從地脈吸收魔力,它還製造出好幾個小聖杯散布到世界各個角落,只要碰到小聖杯的人就會捲入聖杯戰爭,要是落在壞人手上就糟了,我們不能讓整個地球爆發聖杯戰爭,等你抵達英國後我們會再通知,報告完畢。」莫來管說完後,特務P向莫來管比完手勢立刻作好心理準備。

    飛機抵達英國幾個小時後,父子三人和鴨嘴獸泰瑞跟著爺爺雷吉諾和奶奶威妮菲,來到了說好的要看亞瑟王的地方,也就是格拉斯頓伯里修道院的亞瑟王墓。

    「你們看我說的沒錯吧,這就是我說的亞瑟王本尊,他曾是統治不列顛的騎士王,就是他帶著圓桌武士保衛國家,雖然他後來沒辦法拯救國家並在戰爭中送命,不過他依然活在我們英國人的心中。」雷吉諾指著亞瑟王墓對家人說。

    「小佛我告訴你,其實我還是覺得意猶未盡,如果亞瑟王能現身說法那就好了。」飛哥對小佛說。
    這時候奇怪的事發生了,一個金光閃閃的杯子突然冒出來並降落到飛哥手上,然後又發射強光射向亞瑟王墓,召喚出了一位身穿藍衣和盔甲的金髮女子,孫祖五人當場看傻了眼。

    「我沒看錯親愛的,現在電影工業的視覺特效會不會太逼真了呀?」威妮菲對雷吉諾說。

    「吾王乃是不列顛之王Saber,請問那位拿著聖杯的孩子是我的御主嗎?」女子向眾人問道。

    「我的天呀!這位大姊姊就是亞瑟王?只不過這感覺還滿酷的噎!」飛哥開心的說。

    「沒時間了御主,聖杯戰爭已經爆發,我們必須有所行動才行!」Saber嚴肅的向飛哥說。

    「雖然我真的被嚇傻了,不過我還是要歡迎您回到不列顛,親愛的騎士王。」勞倫斯向Saber敬禮說。

    「是呀,您說的話我真的沒聽懂,我們還是帶您到英國逛逛吧!倒是我們可以喝茶聊聊,我們英國人最愛喝茶了。」雷吉諾說完就拉著Saber的手,準備帶她去逛逛。

    「等等各位,我必須處理非常嚴重的事!還有那孩子當我的御主,年紀會不會太小了點?」Saber感到困擾的說道。

    「是呀,其實以前很多人都會這樣問我們,到時候我可以再聽您現身說法,偉大的騎士王。咦,泰瑞咧?」飛哥跟Saber說完話後,突然發現泰瑞不見了。

    其實泰瑞就在他們說話時已經進行他的特務行動,對講機螢幕上的莫來管隊長正在下達命令。

    「午安,特務P。我想你見證英靈的降世了,在時鐘塔有位艾爾梅洛伊二世,他會提供更多關於聖杯戰爭的情報,而我跟凱爾分別在不同國家尋找小聖杯的下落,現在請你立刻找到他。」莫來管說完後,特務P立刻帶著噴射背包前往艾爾梅洛伊二世的所在地。

    不知道還會有誰會被聖杯選上呢?還會有那些英靈被召喚出來?我們下回分曉…


    2: 名無しさん

    2017/03/29(Wed) 23:56 ID:b42pl4Rs
    ~第二章 吾化名Ruler,受到聖杯的召喚裁定這場戰爭~

    Saber被召喚一段時間後,她已經換上白色洋裝在飛哥小佛的爺爺奶奶家裡,正跟家裡的人喝茶聊天著。

    「沒想到我活了那麼多年居然能夠見到亞瑟王本尊,而且還是位巾幗英雄呢!」雷吉諾跟Saber說。

    「對了Saber,妳不是有說到『聖杯戰爭』嗎?請問這是怎麼回事呀?」飛哥向Saber問道。

    「是嗎,這我要從頭說到尾了。擔任『御主』的魔術師為了得到能實現願望的聖杯,用『觸媒』召喚英靈分身『從者』,互相爭奪聖杯的戰鬥就是『聖杯戰爭』。飛哥你用聖杯召喚我,就表示你是我的御主、我是你的從者,而我的王墓則是觸媒。」Saber回答飛哥。

    「原來是這樣呀!說到這我發現我手掌心有刺青,另外還有沒有其他人也成為御主得到從者了?」飛哥又問道。

    「問得好飛哥,你手上的刺青是所謂的『令咒』呦!是從者跟御主契約的證明,這在危機關頭事可以幫上忙,不過只有三画你一要謹慎使用。至於其他的御主跟從...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3: 名無しさん

    2017/03/31(Fri) 23:59 ID:8GCa0sqQ
    ~第三章 親愛的Berserker老師,我們立刻去準備鋸子跟消毒水~

    用噴射背包飛行的特務P抵達時鐘塔時,正當他從窗戶飛下來後,突然旁邊的桌子跳過來變成籠子把泰瑞關起來,正好看到杜芬舒斯、機器人諾姆跟一位清秀的短髮女生。

    「瑪修,向鴨嘴獸泰瑞打招呼吧!她是我從迦爾帝亞請來的新助理瑪修·基利艾拉特,好了瑪修換妳向泰瑞解釋。」杜芬舒斯說完由瑪修負責。

    「請多指教,鴨嘴獸泰瑞,我從杜博士聽過很多關於你的事呢。我們正要將聖杯裝在機器人諾姆體內,讓他成為『聖杯終結者』。對吧,諾姆?」聖杯說完又換成諾姆負責說話。

    「我非常榮幸能成為這次的終結者,另外能幫助那位小女生是我的榮幸。」諾姆說完又換成杜芬舒斯說話。

    「鴨嘴獸泰瑞,你想找二世對吧?聖杯戰爭的事我早知道了,艾爾梅洛伊二世很親切地邀我到時鐘塔進行邪惡計畫,這樣我就能用大聖杯許願征服三洲地區了!」杜芬舒斯正興奮地說著。

    「我不是說過你不准亂來的嘛?...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4: 名無しさん

    2017/04/02(Sun) 22:44 ID:KAbvW5K6
    ~第四章 Saber,我知道今天要做什麼了~

    諾姆廂型車抵達了南丁格爾博物館,杜芬舒斯立即拋出從者終結者朝博物館發射,Berserker和Lancer就這樣被一網打盡了,結果Saber卻沒事,這讓在場的飛哥非常訝異。

    「偵測器感應到羅浮宮有反應了,我們立刻離開英國吧!」杜芬舒斯說完一按按鈕,廂型車立刻變身成直升機,朝法國羅浮宮方向前進。

    「剛才的事我要跟你道歉,我們從者戰鬥不應該那麼明目張膽。」

    「沒關係Saber,我知道今天要做什麼了,我們立刻上飛機追那艘直升機,搞不好可以查到什麼線索呦!」

    Saber和飛哥說完,包含美眉家族的所有人都各就各位上了老爺飛機,朝直升機尾隨在後。

    「不過我還是搞不懂,為什麼大家都被抓了就只有妳沒反應呢?」

    「我猜那道光束似乎只能抓走靈質存在,從者只是英靈的分身,但我臨死前曾許過願,讓我在每次聖杯戰爭結束後再次回到臨死前,重複循環下的我是以本尊出現,也難怪光束對我無效。」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5: 名無しさん

    2017/04/03(Mon) 22:42 ID:1e.x7N.k
    ~第五章 嗨,我親愛的御主,妳在做什~麼?~

    天色已暗,巴黎在夜景下顯得更加優美,這種情況下對情侶來說再適合也不過,而在盧森堡公園那邊,傑洛米正在跟換好白色便服的Ruler一起散步。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這樣的氣氛,尾隨在後的凱蒂絲看到自己中意的男生跟別人有唱有笑,怎麼可能會開心呢?

    「我管妳是聖女貞德還是什麼,敢碰我的傑洛米我就要妳碎屍萬段!」

    「嗨,我親愛的御主,妳在做什~麼?」

    「什麼,妳換衣服了?…好吧,既然妳來了就幫我個忙,妳快點把那個像鳥又像馬的玩意兒叫來,我們要讓Ruler倒大楣!」

    「我知道了,我現在立刻就叫不屬此世的幻馬出來幫妳吧!」

    Rider召喚不屬此世的幻馬把凱蒂絲拉上來,兩人飛到上方監視傑洛米和Ruler。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6: 名無しさん

    2017/04/07(Fri) 16:46 ID:Vc3RqoRw
    第六章〈快跟隨我征服王的腳步追上去吧!〉

    在標高6,000公尺以上的雪山,人理保障機關迦爾帝亞的根據地,這裡是由奧爾嘉瑪麗所長所負責的,不過看來,奧咖的死對頭---愛的瑪芬似乎搶先一步,而且所長已經被綁在椅子上,正被一群穿得像藥劑師一樣的人圍著…

    「你們這些藥劑師居然對聖杯出餿主意,我一定要讓你們倒大楣!」

    「妳好可怕呦,親愛的奧爾嘉瑪麗所長,我們愛的瑪芬想藉這機會利用小聖杯召喚從者,讓從者幫我們散步邪惡宣言,所以妳不介意把大聖杯的位置提供給我們吧?」

    「休想!」

    「既然這是妳的回應,要不要讓我羅尼叫從者跟妳講道理?」羅尼用手摸聖杯,立即召來一群全身漆黑、帶著白色骷髏面具的人出來。

    「我們是Assassin,請問有何吩咐?」

    「唉呦,好邪惡的品味呀!既然這樣,我命令你們逼供這位大小姐!」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4 2017/03/06(Mon) 15:11 ID:itALih1A [ 名無しさん ] Res 5
     1: 百花病狂


    第一小節,一覺醒來變成天使!

    「咦,這個是……」

    一覺醒來,整個人的身體變得有些沉重,一看不得了了,鏡中的自己居然出現了雪白的翅膀,稍微活動那附近的肌肉還能活動。

    她有些暈眩地扶額,回想昨晚發生什麼事情。

    很平常的去上班,回家也沒有做其他額外的事情。

    那怎麼會出現這種狀況呢?

    輕輕撫摸那羽翼,摸起來相當舒服,背上也傳來了被撫摸的觸感,居然有感覺!

    脫下衣物,自己的肌膚變得雪白且部分被白色羽毛所覆蓋。

    「總之……先查查看相關訊息!」

    滑起平板,一字一字敲入問題。

    她在文字介面的論壇上發問後,不久就得到了一些回答,才發現這個異變並不是自己獨有。

    「種族變異疾病為遺傳性疾病……」

    「長出翅膀應該是鳥類……」

    「真令人羨慕……」

    “叩、叩、叩……”,門外傳來敲門聲。

    才查到一半,她有些感到不耐煩地輕輕踱步,到玄關開門。

    「什麼事……?」

    她看到的時候有些愣住,門外站著一名女性和幾名身穿西裝的男士。

    這怎麼回事?

    望著這個大陣仗,她開始緊張、眼睛飄移、冒出冷汗。

    「百花小姐,我是永恆島駐台辦事處大使,想跟你討論移民相關事宜……」


    2: 名無しさん

    2017/03/06(Mon) 15:11 ID:itALih1A

    第二小節,入住永恆島!

    這裡被稱為永恆島,她從來沒聽過這個地方。

    名為百花的少女眼神空洞地遠望這繁華的島嶼。

    她就這樣被帶到從來沒聽過的島嶼辦理移民手續。

    說是變種病患都要安排到永恆島內居住。

    從發現她的貼文、到她的住處確認發病不到短短一小時。

    下了飛機之後,就帶她到宿舍建築內入住。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3: 名無しさん

    2017/03/06(Mon) 15:12 ID:itALih1A

    第三小節,佛心公司!

    她決定先去應徵工作,總是要有一份工作才安心。

    身材雖然不錯,但並沒有前凸後翹,胸前的平坦總是讓她有點自卑。

    因為後面有翅膀的關係,只能選擇露背服裝,挑了露背的白色小洋裝。

    沒有穿著正裝去面試的話也有點怪,可惜她沒有正式服裝能夠穿,這也讓她有點頭疼。

    在網路上尋找這附近的資訊,找到幾間還滿喜歡的公司。

    沒想到第一家面試就錄取了!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4: 名無しさん

    2017/03/06(Mon) 15:12 ID:itALih1A

    第四小節,總裁的特別秘書。

    她的工作是總裁的特別秘書。

    平常的工作在於提出行程計畫與計畫複檢。

    其實這些工作已經有其他秘書在做了,她的定位比較像是花瓶。

    弄得有些累了,伸個懶腰,連同白色的羽翼一同伸展。

    美麗的樣貌讓剛進來的總裁眼神為之一亮。

    被總裁看到時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內心覺得自己在偷懶相當虧欠,驚嚇地連忙道歉:「對不起,我錯了,手是不是要放在鍵盤上才能算工時?」

    一旁的總裁見到欲哭無淚的百花,事後忙著安撫。

    5: 名無しさん

    2017/03/06(Mon) 15:12 ID:itALih1A

    第五小節,學校進修的提議。

    百花深了懶腰,那對翅膀輕輕顫動,每根羽毛都隨風搖曳。

    因為忙完事情後有些累,決定在公司待一段時間再回家,稍微趴在桌上歇著。

    「百花啊,妳要不要考慮去學校進修?」

    「您……您不想要我待在這裡了嗎?」百花馬上驚嚇到跳起來,欲哭欲泣地望著總裁。

    想著求償五十九萬的新聞,自己是不是過太爽,因而犯了什麼大錯。

    總裁連忙安撫,忙著解釋她的意思。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5 2017/01/31(Tue) 11:40 ID:EWGWysqY [ 名無しさん ] Res 1
     1: 網路情迷

    說來程玉隆還是少年的時候,也曾對螢光幕上的那些女星,有過愛慕之意,也有過不切實際的幻想。

    但隨著年歲逐漸增長,他也開始明白,那些女星正如蓮花般,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而對粉絲來說,正如眾星拱月。這些女星就是明月,只有另一顆明月才能引起她們的注意。

    但程玉隆知道,他自己只不過是眾星之中,其中一顆黯淡無光的小星星罷了。如此一來,又有什麼好期待。

    等到上了大學,程玉隆終於有了自己的家用電腦。此時,網路也開始普及,這種前所未有的感受,也帶給他新的樂趣。

    在網路上,也有越來越多人開始經營自己的網站。從需要自行編輯網站開始,到有了部落格,甚至有了臉書這樣的社群網站。

    在這段期間,程玉隆也認識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人。其中也有幾位女性吸引了他,甚至讓他有了愛慕之意。

    最早,是一位角色扮演的愛好者吸引了他,而這位女性特別之處,在於她所有扮演的角色服裝,都是自行縫製。

    接著,他又對一位愛好繪圖的女性有了興趣。這位女性曾參加過,某家公司舉辦的遊戲角色設計大賽,她還拿了亞軍。

    當他大學快畢業時,他喜歡上一位愛好文學的女性。這位女性常在部落格,發表自己對各種書籍的讀後感,也曾出版過自己創作的小說。

    而在出社會後,他又愛上一位由男變女的變性人。這位女性常在自己的部落格,發表各種遊戲攻略,也會寫小說和繪畫。

    關於上述幾位,程玉隆都曾有陣子和她們經常聊天,上網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她們的網站或部落格看看。

    但要說是外貌吸引了他,反倒是不正確。因為,除了那位角色扮演愛好者外,其他幾位從沒在網路上公開自己的照片。

    其實,程玉隆又何嘗不想看看她們的長相,甚至向她們表達自己的愛意。但他只怕自己被當成變態,永遠被列入黑名單。

    「罷了。其實想想,她們也正如那些女星,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也正如那明月,只有另一顆明月才能引起她們的注意。」程玉隆這麼想。

    「還是投入二次元的懷抱吧。也許虛擬女角並不真實,但她們同樣能溫暖我的心。」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6 2017/01/30(Mon) 08:34 ID:QMeE9jmU [ 名無しさん ] Res 1
     1: 虛擬與真實

    我回到家中,看到一隻喇牙從我眼前的地板經過。於是,我問牠:「你怎麼到我家來了,我家有蟑螂嗎?」

    牠停了下來,彷彿正在看著我,說:「你傻了嗎?沒蟑螂的話,我幹嘛來你家。」但其實牠並沒有說話,一切只出於我的想像。

    不過牠說得其實也很有道理,雖然有點不客氣。可是,我也挺歡迎牠來幫我處理掉那些煩人的小強,所以我還是對牠說了聲謝謝。

    我並不知道那隻喇牙有沒有聽到我的回答,但接著牠就鑽進櫥櫃的縫隙了。嗯,無論如何,祝福牠能飽餐一頓。

    晚餐過後,我稍事休息,然後便洗了個澡。洗完澡後,我開始播放音樂,這是一組管弦樂組曲,名叫行星組曲,共分為七個樂章。

    當第一樂章開始時,我已身在太陽系之中的外太空。我見到火星中走出一人,他身穿盔甲,自稱是戰爭使者。隨後,一場又一場的戰爭在外太空上演。

    不同立場的軍隊互相攻擊,不打個你死我活絕不停止,戰況十分慘烈。一個人又接著一個人倒下,無數的屍體飄浮在外太空。

    此時,進入第二樂章。金星中走出一人,他慈祥和藹,讓人忘卻一切痛苦,他自稱和平使者。接著,戰爭停止了,所有的人都和睦相處,而原本死去的人只是睡著了。

    然後,從水星中有一人飛出,他自稱飛行使者。他的身上揹著一個袋子,袋中裝滿了信件。他到處送信,而信中帶來了佳音。

    當他飛過木星時,從木星中走出一人,他自稱歡樂使者。瞬間,他讓我看到宇宙有多大,而地球又有多小,而在地球上的人又更渺小了。

    我想起了白居易的一首詩,「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隨富隨貧且歡樂,不開口笑是痴人。」

    隨著土星中的老年使者出場,我跟著他緩慢的步伐,漫步在宇宙中。就這樣的,一步又一步,我走過無數個世紀。

    當我在天王星看到魔術使者時,他千變萬化的魔術手法讓我看得目眩神迷,久久不肯離去。當他決定結束表演的時候,我才注意到海王星上出現一人。

    他自稱是神秘使者,而他也確實神秘,因為我永遠也猜不透他的下一步。我想試著走近他,他反而離得更遠。

    當他消失的時候,我才猛然醒覺,音樂已經播放完畢。

    夜深了,我躺到了床上。我望向天花板,一張美麗的大臉龐逐漸凝聚成形。那是一張美少女的臉龐,有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和高挑的鼻樑,以及櫻桃小嘴。

    我看著那張美麗的臉龐溫柔地望著我,心中有股暖流。但我卻又覺得那張臉太大了點,於是將她縮小一點,直到和一般人的臉一樣大才停止。

    那張美少女的臉龐開始向我靠近,也露出了那姣好的少女身軀。她的臉向我越來越靠近,我也越來越期待與她的肢體接觸。

    最後,她的唇吻向我的唇,輕輕地對我說了一聲晚安。接著便與我遁入夢鄉,一同纏綿。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7 2017/01/27(Fri) 12:48 ID:ZdKb9vhg [ 名無しさん ] Res 1
     1: 男男女女

    看著桌上滿滿的化妝品,以及床上各式各樣的女裝和假髮。田極光就想到自己一個大男人,怎麼會變成這樣。

    「對了,就是那次在網路上看到那段話:『交不到女友?那就自己扮啊。』」就是兩年前看到的那段話,改變了他現在的人生。

    當時田極光孤單寂寞覺得冷,看著鏡中的自己覺得還算清秀。想想打扮一下應該也還像女生吧,這樣就可以把自己當成女朋友了。

    之後,他就開始購買化妝品和女裝,並學習各種打扮方式,讓自己看起來更像女人。

    長時間下來,由於田極光自己本身資質又不錯,所以他經常痴迷的看著扮成女裝的自己,久久不能自拔。

    因為田極光是獨自在外生活居住,所以並不需要和家人解釋這個嗜好。只要他記得把這些用品藏好,以免熟人來他家拜訪時看到。

    現在,田極光又再度看著鏡中的自己。那個鏡中的女孩有著黑長直的頭髮,身穿天藍色連身洋裝,多麼可愛,多麼迷人。他突然情不自禁,輕輕地對鏡中的她獻上一吻。

    此時,他突然想起,希臘神話中有個關於水仙花的故事。那個故事的主角是一位美少年,但他從未看過自己的長相。

    直到某一日,那位美少年正好經過水邊,從水面上見到自己的倒影。從此以後,他就被水中的那個人深深吸引,但他卻不知那就是自己。

    那位美少年每日都看著水中的自己,並不停地向它問候,這當然得不到回應。最後,少年撲向水中的倒影,想要抓住它。

    但少年什麼也沒抓住,就此沉入水中。眾神憐憫這位美少年。不久後,少年落水的水邊長出了水仙花,終日看著自己的倒影。據說,那就是少年的化身。

    由這個故事,田極光想到自己以後站在水池邊時,一定要小心。畢竟在現實中,要是不小心落水,可不會變成水仙花。

    而今天,田極光終於下定決心要扮成女生出門。或者對他來說,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帶著他的女朋友出門。

    畢竟,長期以來,田極光都只和他的女友在家中相處。偶爾,他也想和他的女友出去逛逛,但過去都沒有勇氣踏出家門。

    望著張開的大門,田極光夾雜著興奮與不安的情緒,向門外踏出了一大步。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8 2017/01/22(Sun) 00:21 ID:0lxn/q96 [ 名無しさん ] Res 3
     1: 龍望

    菲斯是龍族的一份子,而他不久前才剛成年,長成一隻英姿煥發的雄龍。這也代表他得離開雙親所居住的龍巢,另尋其他的住處。

    雖然龍族一般都能變化為人類的外表,但大多數還是喜歡維持龍形。也因此,這龐大的體型要找足夠龐大的洞穴才能居住,不過要自己造一個也不是太困難的事。

    菲斯的體表有著紫色的鱗甲,是屬於紫龍一族的特徵。他現在終於找到適合居住的無人洞穴,在內部稍作整理後,他把父母給自己的幾顆寶石放在洞中,自己則找個舒適位置趴下。

    龍族都有收集寶石的習慣,一般不會輕易給別人。而對成年離家的龍,父母則會送幾顆寶石給他們,不過以後就得靠自己收集了。

    這個洞穴不算很深,菲斯一眼就能看到從洞外射入的落日餘輝。他想起父母告訴過他,這個世界除了龍族之外,還有其他的種族。

    這些種族分別是,主要居住在森林的精靈和半人馬,和住在地底的矮人,以及住在海底的人魚,還有目前仍過著原始生活的人類。

    而所有種族都是由神族創造而成,但神族自菲斯的祖輩就離開這個世界了。據說,是因為神族當時與來自異界的魔族一戰,最後雙方訂下協議,彼此都離開這個世界。

    由於人類相對其他種族而言,仍屬於相當落後的狀態。所以龍族間有一種共識,就是給予人類較多的保護,不過這並非強制性。而且若有人類太過惡劣,龍族也是會毫不客氣的給予懲罰。

    事實上,菲斯所住的洞穴外,附近就有一個人類的村落。這些人類都穿著用獸皮縫製的衣服,住在用木頭和茅草搭成的房屋裡。當菲斯要進洞穴之前,還有一個小男孩跑來向他打招呼。

    「也只有小孩會這樣了。」菲斯想。人類的大人對龍族多半保持敬畏的態度,他們甚至會把找到的寶石送給龍族做為供品。

    菲斯想睡了,畢竟為了找能居住的洞穴,花了他好幾年的時間。漸漸地,他閉上雙眼,沉沉地進入夢鄉。


    2: 名無しさん

    2017/01/22(Sun) 00:22 ID:0lxn/q96
    這幾百年來,菲斯也幫助過不少人類。他看著洞穴外的小村莊越來越大,房屋從木屋變成磚瓦造成的房子,人類的衣物也變成織布而成的材質。

    到目前為止,已有城堡出現,各地還有領主統治,也出現騎士和法師之類的職業。和其他種族的往來也變多了,但對龍族仍保持敬畏的態度。

    也因此,菲斯認為自己,可以繼續過著他安穩的穴居生活,直到發生了那件事‧‧‧‧‧‧

    某日,有五名貪婪的冒險者來到菲斯的洞窟,想要盜取菲斯的財寶。那些財寶可是菲斯這幾百年來收集的,那可能隨便讓人類拿走。

    但他又不想傷害這些人,所以露出兇狠的表情,並發出吼聲,想要嚇走這些冒險者。沒想到這些冒險者太自大,以為能夠擊敗菲斯,竟然拿出武器來,想要進行攻擊。

    這些冒險者中有兩位戰士,兩名弓箭手和一位法師。這些攻擊雖然對菲斯來說無關痛癢,但還是惹惱了他,於是他將尾巴掃向這群冒險者,正好打中衝在最前方的一名戰士。

    瞬間,這名戰士往後飛出洞...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3: 名無しさん

    2017/01/22(Sun) 00:24 ID:0lxn/q96


    又過了幾百年,這段期間菲斯一直以人類的型態過生活,也接觸了不少人類,甚至遇到其他種族。不過他並沒有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畢竟龍族的壽命比人類長太多,這點可是不能曝光。

    人類的生活依然不斷地改變,除了食衣住行越來越進步外,現在他們更重視藝術。也因此誕生了不少畫家和音樂家,也有了歌劇院、音樂廳和美術館,當然這種享受還是以上流社會為主。

    到了現在,菲斯終於在這個城鎮中,打探到適合的新居所。在離這座城鎮不遠處有座山,這座山十分陡峭難行,所以很少有人走進去探索。也因此,這對菲斯來說是最好的住所。

    不過菲斯也聽說這座山中,還住著另一隻龍。所以他認為最好先去拜訪一下,免得到時被當成搗蛋鬼。

    離開城鎮,走入山中後,菲斯才回復龍形,張開雙翼,往深山處飛去。龍與龍之間的感應,讓菲斯很快的就找到另一隻龍的住所,而那條龍也同樣發現菲斯的行蹤。

    當菲斯降落到那條龍的洞穴前,才發現那是一隻體表有著...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9 2017/01/16(Mon) 01:05 ID:R6y4sE5. [ 名無しさん ] Res 2
     1: 神兵憶事

    「‧‧‧‧‧‧你的名字就叫無名吧。」

    冰真人對著擺放在兵器架上的一把劍說道,這把劍通體皆為銀白色,連包覆它的劍鞘也是如此。

    此時這把劍開始有了靈性,它開始能感受到四周的事物,並能知曉他們的行為。

    它知道自己在一個寬廣的石穴之中,也知道站在它前方,為它命名的這位老人,正是鑄造它的人。

    無名劍能感受到室內還有兩件還它一樣有靈性的物品,它們似乎都在冰真人的身上。

    一件是葫蘆,另外一件彷彿把自己隱藏起來,所以無名劍感覺不到其形態。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洞外進入洞內,原來是一名少年緊張的跑進洞中。

    這名少年一見到冰真人,就趕緊向他稟報。

    「師父,魔陣宮的人已殺到門前,弟子們快抵擋不住了。」

    只見冰真人嘆了一口氣,心想,「看來,冷雲洞府今日是在劫難逃了。」

    冰真人拿起無名劍,將它遞給這名少年,並說道。

    「紫雲,你帶著這把無名劍離開,能跑多遠就跑多遠。若是魔陣宮攻陷本府,你就躲入凡間,再也別回來。」

    少年深知冰真人性格,雖想留下,卻也不敢拒絕。只得允諾稱是。

    隨後,兩人分道揚鑣,冰真人衝往冷雲洞府門前,紫雲則帶著無名劍,從秘道離開。


    「不知不覺中,已經過了一千多年了。」

    在這個隱密的地穴中,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正對著一把銀白色的劍說話,而這把劍就握在他自己手中。

    「現在已經是漢朝了。無名劍,你知道嗎?」

    老人手中的劍發出一股能量回應,這把劍名叫無名,而這個老人自然就是紫雲。

    「這些年來,我也收了不少弟子。可惜幾乎沒有成仙的資質,但要做一個武功高強的凡人也足夠了。

    自從冷雲洞府離之後,原本想暗中支援。沒想到卻在半路被暗算,所幸靠著你打敗對方。卻也因重傷,從此流落凡間,再也沒能力回去。

    唉,但師父他們一切安好。」

    紫雲沉默了一陣子,又繼續說道。

    「我道行還不夠,也許再過不久,也得魂歸西天。」他又再度看向手中的劍,「你是一直陪在我身邊的朋友,我想我得找個真正值得持有你的人‧‧‧‧‧‧」

    地穴的上方就是北海邊,此時正是正午過後,有位牧羊人正在此處放牧羊群。


    2: 名無しさん

    2017/01/16(Mon) 01:07 ID:R6y4sE5.
    夜間,月色矇矓。客棧中,燭火搖曳,一對年輕男女正坐在桌旁的椅子談天。

    「‧‧‧‧‧‧你說這把劍是神兵!我承認是挺好看的一把劍,但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

    說話的是女性,名叫錢小蘭。她看著對面男性手中那把劍,既驚訝又疑惑的說道。

    「這可是千真萬確,這劍可是師父傳給我的,名叫無名劍。據他老人家說道,這劍原是仙人所有,直到那仙人遇到我派的祖師爺,才把劍傳給了他。」

    這名男性名叫呂羅布,他握住這把劍的劍柄,這把劍通體皆為銀白色,連包覆它的劍鞘也是如此。

    「這把劍有什麼神奇之處,我先示範最明顯的給你看。」

    呂羅布剛說完話,突然無名劍的劍鞘消失了,露出閃著銀光的劍刃。

    「你‧‧‧‧‧‧你把劍鞘藏到那去了,怎麼突然消失了?」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0 2016/12/28(Wed) 16:55 ID:5zAZO.jo [ 名無しさん ] Res 1
     1: 刺客列傳改寫

    時年,秦國出兵攻打齊、 楚和三晉 ,哪怕暫時得以保有一絲安寧,可世人皆知,秦王暴虐無道,秦地更是處在戰火敏感的位置,燕國民間雖在現在看來仍是一片祥和,但是,燕國的皇族早已開始暗中的動作了。

    燕國境內,田光和荊軻坐在了河岸邊
    「燕國、秦國勢不兩立,在這麼下去,是遲早要開戰的。到時,人人都得選個邊站 我把你推薦給太子,希望你別見怪」田光道
    坐一旁的荊軻唯唯諾諾
    「哪裡,先生願意賞識我,就已是軻最大的榮幸了」

    已年近古稀,卻少見疲態的田光盤膝而坐,輕聲道: 「燕國境內,誰都知道太子丹在大批的招募能人文士,我也不例外,可我不打算再淌這渾水了,既然你願意 那我也就破例跟你說幾句真心話,燕國逃不了被秦國攻破的命運,或者說,六國皆阻止不了被秦國馬踏征服,這是一盤早已被設定好的旗子,如果是壯年時,還有點所謂書生意氣去掙扎,老了,也就越發越膽小了」

    「年輕時只想著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可哪裡會想到,走到今天這一步,也就倒騰些破事,你想,燕國既然已無我之地,我哪怕厚著臉皮去,又能做些甚麼? 」

    荊軻默不作聲
    言語中有著自嘲意味的田光不去看這名年輕人,道: 「以後的天下 終究還是你們年輕人的」
    唏噓了一段後,田光微笑道:「聽說你從前跟遊俠蓋聶論過劍」
    荊軻苦笑
    「是遊歷過榆次 可那次給蓋聶瞪了眼 嚇得跑回去了」

    「無妨,年輕人總得吃過幾次虧,你現在練劍可也出師了吧,身上可有劍,我想瞧瞧。」

    荊軻搖頭
    「太子丹唯恐先生告密,管得緊,只有一柄短刀。」
    老人拍了一下自己額頭,笑道: 「這年紀大了,腦子也不中用了,算罷,短刀亦無妨。」
    荊軻掏出短刀,田光拿來放在河邊,凝視了幾許: 「老夫這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可也死無所懼,老夫既然把你帶進了這淌渾水,就不能在欠你。」

    田光拿起匕首,遞給了荊軻,那張滄桑臉龐上的笑容豁達無比: 「欲成大事之謀 便先割去田光的頭顱 返回太子丹那 取得他的信任罷。」


    燕市中,人來人往,裡面有馬傳來的嘶叫聲,亦有小販吆喝叫賣的聲音,卻唯獨市中間一桌,傳來了與叫賣不搭嘎的嘻鬧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嗝!」那人打個酒嗝 一個沒踩穩 跌坐在了地上
    「哈!暢快。」 一旁的大漢擊完了築,大汗淋漓,便直直坐下灌了一大口酒,跌坐在地上的是荊軻,據傳是衛國人,後遷居到燕國,被稱呼荊卿,而一旁擊築的大漢則是高漸離,是荊軻到了燕國以來後所認識的宰狗販。
    荊軻早已是滿臉通紅,一人擊築,一人歌唱,好似旁若無人,顯然,這景象早已在燕市中見怪不怪。

    「荊卿 這次找我來喝酒 是不是有其他事? 」 高漸離邊飲邊道
    荊軻勉強爬回桌邊,搖了搖頭,用手邊指邊笑
    「瞞不過你 田光先生看上了我的才華 要託我做件大事 」
    高漸離一聽 哈哈大笑 隨道:
    「荊卿要有出息拉? 」
    荊軻苦笑「出息可不敢講,可這次是真有要事」
    高漸離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知道有些事情他人不講,便別隨意問,眼神堅毅道:
    「還能一起喝酒? 」
    「還能一起唱歌! 」 荊軻說完 兩人便哈哈大笑 笑得眼淚都流出來 似哭似笑的

    「可終於是得償所望了」 荊軻放下酒杯,臉色通紅,眼神幽幽的道: 「年輕時,醉酒鞭名馬,是一心想着如何故作豪邁。」荊軻啜了口酒
    「可豪邁沒耍到,倒是先得罪了不少人」

    「晦氣! 」 高漸離大笑 「今天是來喝酒的 聽你像個婆娘一樣嘮叨」
    「你這宰狗的! 」 荊軻笑罵

    「你這沒出息的! 」高漸離亦不干示弱

    酒過三巡,兩人便又擊築高唱,直至高漸離喝到不勝酒力,躺在桌上呼呼大睡時 荊軻才收起了笑容,將酒錢擺在桌上,轉身而去。

    那之後的好幾年,高漸離都沒有再見到荊軻。

    之後,太子丹聞聽田光已死明志的消息後,便重用了荊軻,給他好吃好穿,時年,秦國已經俘虜了韓王,佔領了其領土,又出兵攻楚,大軍一路揮向趙國,太子丹心急如焚,便想到了從前曹沫劫持齊桓公的事情;若是不成 便殺死秦王。太子喚來了荊軻,荊軻沒多想,便答應了下來。太子命人找了最鋒利的匕首,並在其上焠毒,且派了秦舞陽去輔助他,以保計畫萬無一失。

    到了出發之時,兩旁賓客與太子丹皆身著縞素為其送行,荊軻望了望四周,仍未見等待之人出現,荊軻早已託信任的友人將事情全告訴了高漸離,哪怕心中有一絲愧疚,荊軻仍希望他能來送行,可忽然出現,就是這種消息,也難怪了。與太子唏噓了一下,荊軻便出發了。

    到了易水邊,送行的隊伍便停住了,

    疾風拂髮,荊軻望了望燕國,對自己來說,這有他的朋友、亦有懂得欣賞他的人,比起衛國,這裡更像家。

    荊軻卻不知道路上,一人瘋魔了一般在道上狂奔,他一略上湖的對岸:
    「荊軻,你個狗娘養的,誰他娘准你去送死的! 」
    一柄平常用來宰狗的刀被他丟擲進水裡
    「你這兄弟不要拉倒,老子就當沒你這兄弟! 」
    大漢低下頭去,淚眼模糊,泣不成聲

    「誰准你有出息的,我就不準,這些年我找你找這麼苦,你就給我這種回應? 」

    「就許我是你兄弟,不許我是你兄弟了,哪有人這樣當兄弟的? 」
    高漸離咆嘯著,沙啞哭腔,哭著哭著,哭彎了腰

    荊軻聽到了,停下腳步,沒有轉身
    如今,當年那個在燕市大呼小叫的混混成了太子丹手下的上卿,一人卻是個宰狗擊築的,但是當他聽到那充滿著市井草莽的髒話時,他知道,他還是他,自己也還是自己。

    接下來即將穿越國境,要由荊軻跟秦舞陽自己走去了,風如冷刀般劃過荊軻臉龐,望著水畔的倒影,荊軻不禁笑了,現在可要去得罪的,是那一怒之下浮屍百萬的秦王呀!念及此處,荊軻輕輕唱了:「風蕭蕭兮易水寒 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一旁的秦舞陽有點忌諱 擔心荊軻臨陣反悔 將手按在配劍上
    ,荊軻看見了,卻不以為然道:
    「省點力氣 」
    「想清楚再跟我說」秦舞陽眼神不懷好意
    「你會擊築嗎」面對荊軻沒來頭的問題,秦舞陽感到一頭霧水

    一旁的太子丹見其有外人來亂,便急忙命人趕上去制止了高漸離,眾人之力卻仍無法阻止他撕心裂肺般的咆嘯與咒罵。此時,遠處卻傳來了一人與築的和聲,高漸離將攀在身上的送行隊伍甩下身,卻沒有追上去,聲音不大,雖聽得見,卻不知道其歌詞是甚麼。

    高漸離不再想著要趕上去,而是擊築與遠處和聲

    一旁的太子丹一臉疑惑問道:「荊卿最後唱的是甚麼? 」

    高漸離明白,荊軻唱的是甚麼,不重要

    人都要沒了

    時無重至,華不再陽。

    荊軻與高漸離 終究是沒把想說的話全部說完

    風蕭蕭,易水寒

    之後的之後,有個盲眼善擊築的傻子,把鉛塊放進築中,在大殿上演奏時,把鉛塊丟向了這歷史上第一位皇帝

    有人好奇這人做了這種事情後的最後一句遺言是甚麼,因為前幾年還有個刺客意圖搞圖窮匕見刺殺秦王,卻沒有人關心這人做這件事的動機是甚麼,
    因為無論外人怎麼看,這都只是瘋子。

    至於後果呢,

    想當然爾,死無葬身之地。


      Name E-Mail 画像認証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次のページ>>


    freeStyle bbs byレッツPHP!